我敬重的李筱峰教授,近日發表〈謙卑者的傲慢〉一文,對小英頗有微詞。因有微詞,所以就有偏頗,名教授也不例外。其中一句:「她找具有新黨背景的林全組閣」,就令我不以為然。

  林全出現在台灣政壇,是在阿扁當台北市長時代,他以一個眷村外省人,卻當了台獨分子的手下,被其群族視為叛徒。當時趙少康創造新黨風潮,台北黃旗汹湧,外省人都瘋狂支持。林全還是當阿扁的財政局長,沒有跟著蛋黃旗興風作浪,他怎會有什麼新黨背景呢?就算他是眷村子弟,有新黨的朋友,但可從未有那種「急統」的意識型態啊!

  直到今天,林全仍是無黨籍,但他與那一個政黨始終連結起來呢?答案當然是民進黨。細數林全資歷,財政局長、主計長、財政部長都當民進黨的官,不曾在國民黨政府求個一薪半職。在民進黨最衰尾時期,每有選舉,需求財經政策,他也當義工努力擘畫。小英2012敗選後成立基金會,林全擔任執行長,後來又接民進黨的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執行長。這些都是無薪的工作,據說他常開玩笑:「我來是做義工的,為什麼要做得那麼累?」以他當銀行獨董的豐厚收入,可以教教書,開開會,吃吃披薩,悠哉悠哉,根本不必為敗選的政黨出力。

  林全不是民進黨籍的,但他一直都是「民進黨的」,二十年來不離不棄,有目共睹,民進黨或獨派,誰把他當成外人,誰就是無情無義。

  林全是外省人,他父親反台獨立場明確,所以不忍老人家生氣,就擺出不統不獨地為台獨政黨工作,算是傳統家庭觀的拘絆吧!想想姚立明,他是真有新黨背景,可是今天卻好像變獨派,至少是反中鮮明。姚教授也說過,父親是老榮民,最恨日本,姚本身雖不反日,但出國旅遊都盡量避開日本。

  傳統家庭觀,確實會讓人有所考量,林全的父親反民進黨,他如果加入,會有一點不孝的感覺,最後就用「不加入」的方式加入。

  林全沒有入民進黨,但把他說成具有「新黨背景」,我是不敢苟同。除非身為歷史學家的李教授,別有秘辛,足以證明林全與趙少康、郁慕明等人暗通款曲,否則難免有族群偏見之虞。

  講到這裡,或許可以理解李教授〈謙卑者的傲慢〉文中對小英的抱怨,也可以理解小英何以未如獨派所願的原因。如果獨派可以把一個二十年來與台派朝夕相處的人,只因他的出身,就認定非我族類,那麼小英果真保持距離,也是深怕被綁手綁腳吧!

  小英從來就不是正宗獨派,她是李登輝那一種台派思想,認為台灣已經獨立,不必再喊什麼台灣獨立。她出身學者型的官僚,不是街頭革命起家,做得到的事她才會推動,如果可行度很低的就興趣缺缺。獨派假使一天到晚進總統府,拿一堆難以成功的事煩她,或推薦一堆未必適妥的人事,豈不徒增困擾呢?如果小英有李教授講的對獨派保持距離,遲遲不聘資政、國策顧問,也難怪啦!

  更何況,無事不登三寶殿,國事如麻,需要改革的太多,戰場一大堆,真的有需要為了芝麻綠豆的小事,就花時間聯誼交際嗎?也許小英認為,她和陳師孟不是什麼仇人,沒必要搞什麼一杯泯恩仇,結果就被人覺得,這婆娘太高傲,連個面子都不給。

  獨派對林全用「老藍男」很不滿,重點在「藍」而不在老或男。問題是,林全就像小英一樣,屬於學者型官僚,他在財經學界又是大老大師級人物,所以奉命組閣後,挑財經官員當然根據自己的標準,看得上眼的,才可能找來做。結果他看上眼的,學有專精的,剛好都曾在馬政府工作過,就被當成藍的。

  不過,真藍的,正統深藍的,不可能去做你綠政府的官啦!那個邱大展,不是甘願放棄北市府的閒缺,跑去慘敗後的國民黨當行管會主委嗎?再講一遍,以台灣目前藍綠區隔之嚴重,深藍天天罵小英是妖女八婆空心菜,願意到你民進黨政府工作的,都是不怕被罵漢奸走狗的,都不是什麼「藍」的。

  林全也許做得不好,學者型官僚真的不大懂政治,溫吞的個性也散發不出強勢魄力,挑的官員更缺乏政治魅力。也許他做不了一年,或等陳菊、賴清德任滿後,就交棒了。不管怎樣,請獨派人士想想他和阿扁的情義關連,對民進黨的情義支援,對小英的情義相挺,切勿因為他不夠獨,就對他無情無義!

  我是獨派,我主張台灣共和國,我當林全是自己人!

2016.11.28

20161128aa.jpg

創作者介紹

台人的部落格

台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念雄中的施明德不如念左中的林全
  • 本來以為林全跟陳水扁與馬英九一樣,都念過台灣的頂尖高中與大學,沒想到他從左營高中與輔仁大學畢業,聽說他念高中之時,每學期結束都要補考數學與英文.

    施明德跟林全都從小住在高雄,施明德還曾就讀高雄中學,施明德以後就讀軍校,因為他想藉掌握軍隊來顛覆蔣家政權,他1961年軍校畢業後以少尉任官赴金門任職.1962年,施明德在小金門擔任砲兵軍官之時因被指涉入「台灣獨立聯盟案」(是施明德和一群台籍青年組成的組織,與海外的台獨聯盟不同)被捕,於1964年,施明德以首謀叛亂罪遭判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在偵訊中慘遭刑求,全部牙齒被打至脫落,造成施明德20幾歲後就全口假牙。那時蔡英文在念國小享受千金大小姐的生活(所做的最大冒險僅是走路上下學而不讓司機接送),林全剛考上初中(當時不是9年義務教育),出身眷村的林全也是跟著喊"反共抗俄"以及"蔣總統萬歲"!

    1975年蔣介石去世,繼位的嚴家淦下令全台實施減刑,1977年6月16日施明德囚滿15年釋放(附帶條件為:五年之內不得觸犯有期徒刑兩個月以上的罪行,否則恢復終身監禁的刑期。)然而施明德在重獲自由僅兩年後,再度投入對抗威權體制的黨外運動之中。而施明德也成為美麗島事件中,唯一一個經歷過台灣「白色恐怖時期」,橫跨台灣兩段重大政治變動的反對運動者.而在這段時間,蔡英文跟著父親蔡潔生炒地皮,林全考上政治大學研究所之後.受到黨國栽培,出國深造(跟豬哥亮的不同)之後,旋即當上政治大學之後,日後也遊走藍綠之間.日後其他在美麗島事件之後的黨外運動份子(例如:318太陽花學運的那群小屁孩)不僅從未坐牢,陳為廷屢次對年輕女子襲胸也都安然無事。

    施明德在1990年出獄之後,在1992年底與1995年底當選台南市區域立委,在1996年2月1日立法院長選舉,陳水扁所屬正義連線的立委張晉誠出奧步,讓施明德痛失院長寶座,此後施明德與民進黨漸行漸遠.2006年爆發扁家弊案,施明德帶領紅衫軍倒扁!施明德於2015年5月21日宣布以獨立參選人身份投入公民連署,並表示社會迫切需要「羅賓漢」 總統。施明德以「和解是臺灣唯一的路」為由,提出「聯合政府」的主張,對各黨各派進行整合,並且採內閣制為中央政府體制,以公投的方式修改憲法。9月15日因未達到連署30萬份的連署書門檻,而宣布退選。

    施明德為台灣而坐黑牢25年,蔡英文和林全只是收割黨外前輩的稻仔尾!由施明德和林全來看,不管念什麼學校,當學生只要用功念書即可,而校方也不要像師大附中一樣太過計較78級分有幾人(左營高中在以前學測的排名遠不如師大附中),學生的任務是跟林全就學時一樣先念好書拿到學位與證照,至於以後有什麼夢想,找到工作之後再說,千萬不要在就學之時就被野心家給陰謀煽動,甚至被賣了還幫她數鈔票!
  • 林全親綠,導致父親因此而氣死!
  • 知名的美學大師蔣勳出身眷村,他原本有寫日記的習慣,不過當2000年陳水扁當選,他氣到不寫日記並且身體開始得到一些疾病,等到2008年馬英九當選,蔣勳才恢復寫日記而且感到身體有些好轉.

    行政院長林全的父母都出自深藍的眷村家庭,2016年5月林全在三立接受廖筱君的專訪,林全說他父親覺得國民黨照顧他們全家,所以林父時常提醒家人要勞記國民黨的恩情,切莫做出背叛黨國的反骨行為!自從林全20幾年前被陳水扁給重用之後,林全跟綠營越走越近,林父勸阻兒子卻徒勞無功,於是得重病含恨過世,讓林全有"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的蓼莪之憾!邢靜川跟林全的父親都同樣算是被民進黨 "害死的"!

    這不禁讓劣者想起一個別人所說的故事:

    在2000年前後,TVBS有個知名記者郭宏章,郭宏章的父親是彰化縣員林市的大地主,郭宏章的叔叔是前立委郭林勇(出身律師,在2000年以後由藍轉綠.),郭宏章以前念彰化縣員林市的僑信國小與員林國中之時,有個一直同班的同學盧銘詮.郭宏章曾經告訴他的友人一個盧銘詮曾經告訴他的故事.盧銘詮說:

    "...在1978年12月,美國總統卡特突然決定跟中華民國斷交,當時全國軍民同胞悲憤不已((註:卡特跟大陸建交之時,還順便簽訂美國國會所通過的台灣關係法,這是美國的國內法.),我的國小老師邢靜川每天都在罵卡特!刑靜川每天幾乎只教書法,他認為寫毛筆字最重要是筆畫要全黑(即不可筆切),不過有次邢靜川有次在一張白紙上用毛筆寫上"美國總統卡特"(每個字跡都有筆切),把這張紙貼在一隻野狗身上,然後當著全班同學面前,把這隻野狗從二樓丟下去!幸好這隻野狗命大,摔在地上之後,只痛得哀嚎幾聲就逃之夭夭..."(註:字體之筆畫沒有全黑,也就是台語所說的毛筆"筆切".)

    在1980年12月10日美麗島事件之後,邢靜川幾乎在教寫書法之時,都要寫上"台獨有毒"這四個字!他還說過:"台灣竟存在這群忘祖數典的混蛋,真是可惡!不過要是蔣經國把總統之位讓給你們台灣人,謝東閔與林洋港以及李登輝有能力接受嗎......

    記得布袋戲大師黃俊雄曾經說過,他在1945年終戰之後,曾經考上虎尾中學,後來在學校看到盡是從軍中退伍者充當老師,他覺得很沒意思,念不到兩個月就休學,繼承布袋戲的家業.黃俊雄在1947年228之前看到校園如此現象,就預言台灣會有大亂!邢靜川等人也是從軍中退伍,然後被安排到員林實驗中學念書3個月,就可以出來教書.退休之後領優渥的18趴.

    20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邢靜川受不了外省人要繼續被台灣人統治,邢靜川中風躺在床上,形同變成植物人.直到2008年第二次政黨輪替,邢靜川的子女在他耳邊訴說此事,邢靜川才逐漸甦醒!沒想到在2010年,民進黨聲勢大漲 ,國民黨可能五都全輸(當時桃園還沒升格),邢靜川不知道選前會有一顆子彈之下,邢靜川憂慮到二度中風而撒手人寰!

    由此看來,倘使邢靜川在2010年二度中風能僥倖被救活,但是當他看到國民黨在2014或2016的選舉結果,他會再度中風且任何名醫也對此束手無策,他必定要去見蔣家父子!

    邢靜川在2010年9月逝世之時,只享壽近80歲.曾經受到刑靜川詛咒的前美國總統卡特在2015年因為癌細胞蔓延到腦部,但他起碼比邢靜川多活好幾年!2015年12月6日,卡特發表聲明說,醫生在他做完最近一次腦部核磁共振成像掃描後,發現他大腦中的癌細胞已經消失。2016年3月7日美國前總統夫人南西雷根過世,91歲的卡特還可致上哀悼文......."

    好像在1999年921之前幾天,沈春華在中視新聞全球報導採訪移民到澳洲的前中視演員洪濤,沈春華以驚訝的語氣稱讚洪濤到澳洲才2個月就會說流利的英文,不過沈春華卻不質疑像洪濤之類的外省人來台灣,"吃台灣米,喝台灣水"已經數十年,怎麼到現在都還不會說台語?外省人(例如:郝柏村)始終把台灣人當成日本皇民的後代,所以他們不屑台灣本土文化!直到2014年高雄81氣爆,沈春華才開始批評政府"重北輕南"!不過在2016年,沈春華只譴責洪素珠事件卻裝做沒看到黃安事件!

    在秦始皇吞併六國之後,他只下令書同文,即文字都改使用小篆,但並沒強迫語言統一.1970年代中期黃俊雄布袋戲被禁,當時的新聞局長是錢復.1980年代初期政府推行全民要說國語(北京話)的運動,當時的新聞局長是宋楚瑜.那時政府推行全民要說國語(北京話)的運動,學生在校園之內被聽到說台語,則會被罰錢或被老師修理.記得當時抓說台語最兇的,有時是台籍學生以及台籍老師.

    在2012年3月某期的壹週刊,有討論知名的美女精神科醫師鄧惠文,順便有提到鄧惠文的老公是精神科醫師巫毓荃.巫毓荃念台中一中之時有個從國小國中到高中的生死至交盧銘詮.盧銘詮念員林國中之時,他的鄰居陳若望當他的班導師兼教數學,以下是根據盧銘詮所講述的一些往事:

    "...政府推行國語運動之時,員林國中的老師就以呂品這個外省獨眼老怪物最會懲罰學生說台語.以前員林國中還有教國文的兩位已婚的女老師劉綿和林竺陵(外號瘋婆子),都聽說跟道貌岸然的呂品有3P姦情!

    林竺陵還兼差教公民與道德,有次有學生質疑那群老國代和老立委在開會都要掛尿袋,為什麼不選出全新的民意代表?林竺陵氣得當眾先打那名學生一巴掌,然後說"他們代表中華民國的法統,不能輕易更換!"

    記得布袋戲大師黃俊雄曾經說過,他在1945年終戰之後,曾經考上虎尾中學,後來在學校看到盡是從軍中退伍者充當老師,他覺得很沒意思,念不到兩個月就休學,繼承布袋戲的家業.黃俊雄在1947年228之前看到校園如此現象,就預言台灣會有大亂!呂品等人也是從軍中退伍,然後被安排到員林實驗中學念書3個月,就可以出來教書.退休之後領優渥的18趴.

    盧銘詮的鄰居老師陳若望台北工專畢業之後,先是到日本琉球的美軍基地從事土木工程的工作,後來回台灣適逢蔣介石實行九年國民義務教育,陳若望遂轉行改當國中教師,他起初還都教數學,物理,化學,以及生物等等.聽盧銘詮說,陳若望雖只有專科學歷,但是他在課堂上跩得好像是哈佛博士.

    盧銘詮還說,陳若望在課堂上經常炫耀他當年在日本工作的時光,並公然向學生顯示出他對日本文化的嚮往(註:那時還是蔣家父子統治台灣的戒嚴時期,陳若望簡直像個漢奸!).陳若望雖然是台灣人,但是在那段政府推行國語運動的期間,他抓學生說台語的嚴格程度不輸給那些外省籍的老師!..."

    台灣人覺得外省人只佔10%,怎麼要強迫其他絕大多數人說外省話?再加上台灣人一聽到北京話,就會想起在228之時外省人無差別屠殺台灣人的共同族群印痕記憶!雖然李登輝在1988年變成第一位台灣人總統,但是在李登輝統治初期,,連時任宜蘭縣長的游錫堃也抱怨,說他兒子念國中在學校說台語,也被老師修理!

    後來李登輝推動一連串本土化運動,但是絕大多數外省人依舊還是不願學台語(例如綜藝界的大姐大張小燕以及軍方老二郝柏村等人),就如同郝柏村的心目之中,台灣人只不過是日本皇民化的走狗後代,所以外省人不屑學台語.

    以前有個中正大學來自東南亞的教授(姓名好像叫做李龍華),他曾經說過蔣家父子當初沒有長遠眼光,他們應該效法李光耀把英語訂為官方語言,如此一來台灣既不會有族群問題,而且在國際化之後必定更超越新加坡.如果正如這名中正大學教授所言,英語是台灣的官方語言,也許住在台灣所有人都服氣之下,台灣的潛在族群問題不會跟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一樣,而台灣能變成更和中國區隔的獨立國家.

    2015年8月31日的政論節目提到30幾年前校園禁說台語運動,楊實秋說當時不是禁台語,而是禁止說方言,楊實秋還辯稱方言還包括中國各地的語言,讓本人想起當時校園禁說台語之時,那時適逢港劇正夯,學校老師對於學生哼唱港劇歌曲(廣東話發音)竟裝作沒聽到.

    竹幼婷在華視當主播之時,曾經被老鳥何佩蓁暗藏她的化妝箱,害她差一點無法梳妝上主播台,2006年7月跳槽到中天,目前在香港鳳凰衛視.竹幼婷在2007年到香港發展進入鳳凰衛視,如今已是專任主播兼3個節目主持人,2014年8月底她回台為自有鞋款品牌拍型錄時透露打拼心酸:「剛去3個月我就被高層評鑑,認為我播報時台灣腔太重,把我調離主播台,還問我要不要回台灣?」但她眼淚往肚裡吞,靠著毅力重回主播台雪恥。

    竹幼婷最早以演員身分入行,拍過《粉紅教父小甜甜》等電視劇,因對演藝圈興趣不大,轉職進入媒體圈,以前曾與男導演交往.竹幼婷在鳳凰衛視初期,遭到大挫敗被請離主播台,不甘被擊倒的她請調跑新聞,「再幹記者也沒關係,不過我1句廣東話都不懂,改用英文訪問,但我們是中文電視台,最後只好苦練廣東話,下班看港劇惡補...」。跑了半年新聞後,主管讓她試播娛樂新聞,1年後重回主播台,現還主持《點滴鳳凰人》、《鳳凰資訊榜》、《天下被網羅》。

    那群死港仔來台灣不學台語,滿口廣東話,他們總是眼睛鼻孔朝上,難怪想當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議員卻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這跟那群不承認中華民國但卻當中華民國司法院大法官同樣無恥,可見台灣人比香港人還容忍不會講本土語言的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