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天安門事件28年了,方勵之走了,王丹、吾爾開希老了,香港也有不再紀念的聲音,看來中國民運差不多完了!

  28年來,我最大的疑惑是,為什麼流亡海外的民主人士,組不成一個聲量夠大的政黨呢?

  這麼多年了,曾經名聞國際的魏京生、王丹、方勵之、吾爾開希、劉曉波,除了方已離世,劉被政治關押之外,其它人變成了自由世界的遊子,尚有名聲,但彷彿白居易的「弔影分為千里雁,辭根散作九秋蓬。

  清末的革命組織,有興中會、共進會、文學社、華興會、光復會、中國同盟會,沒想到2017年的今天,中國民運卻連一個像黨的都沒有。

  台灣的民主經驗,就是從組黨開始轉機的1986年許信良等人在紐約宣布成立「台灣民主黨建黨委員會」,進行海外組黨,遷黨反台。同年九月,民進黨就宣布成立了,然後走了14年,2000第一次執政,2016又重返執政。

  「黨」不一定尚黑,它可以成為向心力的焦點,讓關心的民眾有出錢出力的對象,不僅可能創造變局,也可遇到變局時乘機而起。全世界的革命和反抗,都有一個黨在衝撞,數十年辛苦經營,然後機會來了,成為扳倒暴政的主要力量。

  海外組黨當然效果比不上國內創黨,然而在共黨不可能同意下,在海外弄個黨,對延續及統合中國民主派的聲音,爭取國際支援,仍有極大的功用。

  最起碼,每年六四紀念會,有個主辦單位,爭取平反,不必你辦你的,我辦我的,搞到「三而竭」,讓共匪看笑話。

  魏京生也好,王丹也好,都可以是領袖級人物,登高一呼,集結志同道合,組個「中國自由黨」,妥善運作,民運才能歷久不衰。

  28年了,為什麼沒有海外政黨出現呢?從曹長青的文章,依稀可以看出棉角。曹先生好「誅心之論」,他罵過王丹背叛同志,戀童癖,搞同性戀。又罵劉曉波沒有骨頭,向中共示好;還罵余杰只想靠貼著劉曉波出名得利。

  世上有所謂「潔癖」,曹先生可能有「道德癖」,這癖性一發作,只要他認為不道德的,都會被修理得不成人樣,連台灣的李登輝、蔡英文也難逃魔掌。

  曹先生的「誅心論」,就是人格抹殺,知名的領袖級人物,在他眼中變成低劣的罪人。我不禁懷疑,是不是中國民運人士中,如曹者甚多,不惜大義滅親,毀友不倦,才會分崩離析,有氣無力,群龍無首,讓中共有恃無恐呢?

  金恩博士據說曾被拍到招妓,如果當初民權團體出了個「道德癖」,會不會美國黑人至今仍被隔離呢?孫逸仙是著名羅莉控,連老友的女兒都下手,假使當年有個「聖人」曹同志,會不會歷史就沒了辛亥革命呢?

  人都有缺點,但中國人好像特別喜歡拿放大鏡,一看之下,驚恐萬分,禮教難容,期期以為不可。於是你不服我,我不服你,一群人彼此不順眼。就算大家講好弄出一個政黨,誰來當主席呢?恐怕又是黑函、抹紅、人格毀滅,最後依舊不歡而散。

  當年最出名的領袖級人物,到了海外,連當個民運領袖都不行,一個黨的樣子都搞不出來。或許中國人的特色是「因專制而凝結,因自由而互鬥」,難怪古代必須用「真命天子」來號召。

  六四屠殺28年了,不知何時,才能出個「民運政黨」,讓關心中國民主的世人,有買一個希望的機會?

2017.6.4

20170604bbb.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台人 的頭像
台人

台人的部落格

台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