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都慘敗成落水狗了,竟還改不了吃「介石」的壞毛病。每年二二八,台灣人想討個公道,追究元凶,就會有很藍的爛人出來練肖話,害我不禁要說,與國民黨活在同一個台灣,真的很衰小。

  二二八大屠殺的元凶當然是蔣介石,否則難道是林森?還是外星人?事件發生在1947,當年國民黨能派軍隊來台血洗的,除了時任軍事委員長的老蔣之外,還會有第二人嗎?這樣明確的事實,國民黨還要「護蔣」,真是台灣最大的敗類。

  文化部決定將中正廟轉型,方向就是消除蔣介石的圖騰象徵,這是百分百正確的。未來還要將所有「該死的銅像」都廢除,所有「中正路」都改名,中正大學更名為「玉山大學」,什麼「中正」「中正」的,都應換成合宜名稱,簡單就兩字對調叫「正中」也可以。

  面對「去蔣化」,國民黨的蠢蛋發言人竟說蔣介石在二二八事件「功過未定」,被人抓到嚴重的語病,他們趕緊澄清說是指老蔣歷史定位。看來國民黨也承認,蔣介石在二二八事件只有屠殺之過,無功可言。既然這樣,有需要再「護蔣」嗎?一個下令派軍隊屠殺平民的暴君,難道他留下的屎都不能動嗎?

  洪秀柱批評小英消費二二八,深藍嘲諷民進黨消費蔣介石。這些人請捫心自問,白曉燕忌日時,白冰冰會不會想到陳進興?北捷殺人案罹難者忌日,他們的親人會不會想到鄭捷?小燈泡的媽媽想到枉死的女兒時,會不會想起那個可惡的凶手?會!當然會,只當凶手被合理的制裁,才能告慰死者在天之靈,才能伸張人間的正義。

  如果國民黨承認老蔣的二二八屠殺之罪,協助政府把全國的介石遺迹都清除掉,最多保留士林官邸和蔣氏墳墓,以後誰還會拿他們的總裁出來鞭屍呢?你們把暴君當成聖王,把獨裁者當成偉人,把過錯講成是功勞,怎怪受害者永遠無法諒解,每年都被追究呢?

  郝龍斌不僅耳朵聾化,連眼睛都快瞎了,竟說中正廟是古蹟。三十年建物就可以判定為古蹟,那六十歲的郝龍斌是古人?九十歲郝柏村是原始人?老是說別人意識型態作祟,藍黨人才是被意識型態搞成又聾又瞎又腦殘的僵尸。

  只是把老蔣圖騰去除掉,藍議員就大驚小怪說什麼綠色恐怖比白色恐怖還恐怖。這議員長相尚佳,但腦袋是草包,完全無知到連白色恐怖都毫無常識。聽這種鬼叫,我都會想可以的話,他們只要罵小英一句,就以顛覆政府罪名抓起來,打入大牢,判個十年八年,勞改教化,讓他們知道什麼才叫白色恐怖。

  統派也常會講,蔣介石雖然殺了很多台灣人,但維持穩定,保全台灣,也是有功勞的。這是歷史無知又兼道德低落的說法,以歷史來說,從中國潰敗逃來台灣的百萬軍民,如果沒有台灣海峽阻隔,美國經濟援助,第七艦隊協防,早就拉著台灣人一起死了,還談什麼保護和發展呢?更誇張的是,老蔣把那麼大大大大的大陸丟掉,害百萬軍民渡海逃亡,就算有讓外省人保住一命之功,恐怕也功不抵過,又有何資格一堆銅像,滿國路名,陰魂不散呢?

  從道德來說,因為一個極權統治者有功於人,就可以把他犯的大過等閒視之,那是反應了低道德的心態。所謂中國式價值觀,就是這種「有功得過」的皇權思維,秦始皇因為統一天下,車同軌,書同文,所以容許他殘虐人民;漢武因為征討匈奴,讓中國強盛,所以用酷吏屠殺百姓又何妨?毛澤東讓中國站起來,所以千萬人因他而死,瑕不掩瑜。對老蔣更離譜,把一個敗掉萬里江山的衰將,當成一代偉人,人類救星,誇言其功,然後就不在乎他的屠殺迫害之過。

  看到說老蔣功過未定,或功大於過的人,我真覺得這種貨色活在這塊土地,是降低全國的道德水準,難怪外界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我都心虛。想想,有一堆人奉獨裁暴君為不可撼動的偶像,或對威權遺迹習以為常,其心實在醜不可耐,那什麼美好風色都像海市蜃樓。

  奉勸國民黨徒,在人權至上的民主時代,把黨內的威權垃圾狗屎都自清一下,不要自己幹過屠殺、獨裁、白色恐怖的罪孽,卻整天罵小英什麼獨裁恐怖;更不要人家在打掃,你們卻忙著把垃圾當成寶撿回去。

  否則不要說二二八事件七十年了,到了一百年,國民黨還是脫不了干係!

2017.2.27

20170227aa.jpg

 

創作者介紹

台人的部落格

台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水牛
  • 2007年12月6日教育部拆除中正廟「大中至正」牌匾,現場衝突不斷。當時在東森任職的華視主播林仙怡正在現場連線;其攝影搭檔王瑞璋遭貨車撞傷。此時林仙怡突然嚇哭,但還是鎮定的完成報導。林事後表示:「他就躺在旁邊,然後整個身上都是血,我不知道怎麼去幫他,但是我還是要去執行我的工作,所以我的心情我很矛盾,我很想要把電話放下,把工作放下,就是要讓他趕快去就醫,可是(採訪)是我的職責」。

    2016年2月26日晚上7點30分東森晚間新聞,當報導深綠人士到中正廟潑漆寫上一些228罹難者的姓名,旁白的記者說出:"有必要做這麼激烈嗎?";洪秀柱(還是白色恐怖受難者的後代)痛斥潑漆是暴力行為,要予以譴責!那麼請問這名東森記者(應該是外省人)以及洪秀柱,台灣人對中正廟潑漆叫激烈與暴力,那麼228與白色恐怖叫什麼?

    2017年2月自由時報揭露一些解密的檔案:警總參謀長柯遠芬和彭孟緝在奉蔣介石的命令發動228對台灣人大屠殺,這兩人還在1947年曾經上書給人還在南京的蔣介石,說台灣受日本影響甚深,為了方便管理,應該殺掉所有年滿13歲以上的台灣人,留下13歲以下者比較好教化成有中國意識的好國民.當時因為國共之間內戰越來越激烈,蔣介石沒空下令執行這個幾乎是滅種的計畫,一些藍營人士(以台籍者為主)對柯遠芬和彭孟緝在當時的處理起碼頗不以為然!

    1949年底蔣介石倉跑路來台灣,國民黨改成選擇式的清鄉方式(即白色恐怖),於是台灣籍的菁英被外省人屠殺殆盡,造就孫運璿,李國鼎,趙耀東,錢思亮以其三個兒子,劉兆玄和他的五個兄弟等外省權貴能佔領台灣重要職位!蔣家還規定高普考名額以1949年底國民黨撤退前台灣和大陸各省市區的人口比例來分配.換言之,台灣人只能佔不到2%的錄取名額,但在台灣人口比例佔10%左右的外省人卻能分到超過98%的錄取名額!直到2000年陳水扁執政,所提名的考試院長人選姚嘉文驚險當選,如此荒謬的法律才被廢止!

    二二八事件發生時,柯遠芬以全面對台「清鄉」的行動聞名,並曾留下「寧可枉殺九十九個,衹要殺死一個真的就可以」此一名言,並引用列寧的話說「對敵人寬大,就是對自己殘酷」。柯遠芬以中將退伍。後來避居美國。1989年柯遠芬應歷史學家、中央研究院外省籍院士張玉法之邀請口述歷史,自認爲對事件的處理是正確的,至於造成那樣的後果,是始意料未及,所以他不認爲要負責任。

    前陸軍總司令孫立人回憶蔣中正甫來台時,驚魂未定,彭孟緝極盡奉承之能事,每天燉一盅雞湯給蔣中正補養身體(註:當蔣介石到南投,時任南投縣長的林洋港也曾這麼做.)。著名的外省籍作家李敖亦曾批評彭孟緝「因為來台灣最早、主持情報機關最久,所以一手造出的冤案、假案、錯案最多」。彭孟緝之子彭蔭剛(中國航運董事長,前香港特首董建華妹夫)委用學者中研院研究員朱浤源、黃彰健等人為彭孟緝翻案。但在原文目的寫道「消除對外省人的誤會,為中國統一促進」以及「彭孟緝處理高雄事件未犯錯」為結論,至今仍受到爭議。另彭蔭剛在媒體刊登廣告,歌頌其父一生,更於文章中指稱當年二二八事件受難者為「暴徒」,該則廣告引發受難者凃光明家屬的強烈不滿,控告彭蔭剛誹謗。二二八事件受難者以及民間團體長期傳言,彭孟緝死後入祀於忠烈祠是對他們的傷痛,因此應該將彭氏移出忠烈祠。時任國防部發言人虞思祖少將表示,彭孟緝的家屬至今都沒有向國防部申請入祀圓山「國民革命忠烈祠」,台北、台中、高雄等地的忠烈祠,也沒有彭孟緝入祀的紀錄。

    2017年2月26日,文化部宣布從即日起,中正廟不得販賣印有蔣介石肖像的紀念品,也不可播放蔣介石紀念歌.立委蔣萬安(蔣家第四代)對此很不滿地表示:"當年蔣家統治,怎麼不說他們的過;等到現在,卻不提蔣家的功...",不過在那個年代,誰敢(公然)批評蔣家,誰就不必想看到明天的太陽,連特務機關都會羅織罪名來殺雞儆猴!1968年1月,已故的知名作家柏楊翻譯大力水手漫畫,內容是大力水手卜派以兒子在海上遇到船難而漂流到荒島,後來父子倆要選總統,柏楊把卜派用英文說出的Fellows(夥計們),翻譯成蔣介石在發表演講所用的開場白"全國軍民同胞們",遂被調查局認為這是挑播政府和人民的感情,把柏楊移送警備總部,差點被判死刑,後來柏楊被改判12年.在1975年,因蔣介石逝世,柏楊被減刑三分之一為八年有期徒刑。1976年刑滿後仍被留置於綠島,後來因為國際特赦組織等人權團體的要求才被釋放,共被囚禁九年又二十六天。

  • 水牛
  • 1988年1月13日蔣經國逝世,李登輝接任大位,當時還在台視擔任採訪記者的東森財經台總監李惠惠說:"我看到李登輝副總統在念宣誓辭之時雙手顫抖,可見李登輝副總統(台灣人)應該不敢違抗蔣故總統經國先生(外省權貴)的旨意."這顯示台灣人對於外省人還保有228大屠殺之時的集體血腥印痕記憶,讓台灣人多少要對外省人保持距離!

    黃安心向他的祖國中國,他在大陸當抓耙子胡亂檢舉,但是他一得到重病就變成台灣人,此時台灣人都算贊助黃安的健保補助!當時年代主播張雅琴預測黃安可能到振興醫院或台北榮總,因為振興醫院跟台北榮總都在心臟血管外科很有名,不過振興是深藍的(婦聯會所開的,首任會長是宋美齡.),而台北榮總是泛藍的(退輔會所開的).這次為黃安做裝設心導管手術的是振興醫院心臟醫學中心心臟血管外科主任級醫師張忠毅,他是振興醫院心臟外科名醫魏崢的大弟子.2011年1月5日晚上健康年代,也是陽明醫學系教授的魏崢說宋美齡能活得久其主要的原因是她的基因比較好(魏崢應該是說外省人的基因比台灣人的還好).怪不得陳幸妤雖然念陽明牙醫,怕被迫害而不敢在榮總實習,而改在長庚實習.

    2017年2月26日,文化部宣布從即日起,中正廟不得販賣印有蔣介石肖像的紀念品,也不可播放蔣介石紀念歌. 民進黨必用擠牙膏的方式,在2018年11月初銷毀中正廟的銅像,在2019年12月底把長臥慈湖的這對父子開棺鞭屍,然後銼骨揚灰(註:何應欽在1946年奉蔣介石之命令,用大砲炸毀汪精衛埋在南京中山陵的墳墓,然後拖出汪精衛的遺體並予以鞭屍,接著放火焚燒!)! 還有根據以下的史書記載:

    《後漢書 劉盆子傳》:“....後二十余日,赤眉貪財物,復出大掠。城中糧食盡,遂收載珍寶,因大縱火燒宮室,引兵而西。過祠南郊,車甲兵馬最為猛盛,衆號百萬。盆子乘王車,駕三馬,從數百騎。乃自南山轉掠城邑,與更始將軍嚴春戰於郿,破春,殺之,遂入安定、北地。

    至陽城、番須中,逢大雪,坑谷皆滿,士多凍死,乃復還,發掘諸陵,取其寶貨,遂污辱呂后屍。凡賊所發,有玉匣殮者率皆如生。故赤眉得多行淫穢。大司徒鄧禹時在長安,遣兵擊之於郁夷,反為所敗,禹乃出之雲陽。九月,赤眉復入長安,止桂宮。...”,而且《後漢書》也稱“污辱呂后屍”以及“多行淫穢”。

    上面的文章翻譯為白話文,大意是:

    ......王莽的新朝末年,赤眉軍作亂,不僅燒殺搶掠,還對西漢皇陵採取無所不用其極的盜掘手段,並且侮辱了呂后的屍體。呂后的屍體由於採取了良好的防腐措施,所以在當時屍體還很完好,結果有些赤眉軍當中的不講人倫的分子,竟然見了她的屍體起了淫念。這絶對是一起病態的事件,赤眉軍作亂時距離呂雉下葬的公元前180年,已有二百多年,而且呂后死時已經是徹徹底底的“老嫗”。......

    王莽被殺之後,天下大亂,赤眉軍和綠林軍起事,當赤眉軍挖掘一些西漢皇族的墳墓,當挖到呂后的墳墓,掀開她的棺木之後,只見呂后的屍體被包覆在金縷衣之內,赤眉軍就把金縷衣扯開,還算保存不錯的呂后遺體就呈現在他們眼前.

    根據史料推算,呂后逝世之時,頂多在55歲到60歲之間,也許當時近60歲的呂后生前保養得像上圖60歲的凍顏耆魔,加上屍體有金縷衣的保護,使得她不像我們現在所稱呼的呂后一樣.這讓在場的赤眉軍色慾薰心,於是在有人吆喝起鬨之下,眾人剝光呂后所穿的所有衣物,然後輪流對呂后姦屍!(也許有像東京熱之中的三穴齊插之畫面)

    以上的史實也就是解釋為何宋美齡最後要終老在美國,而不願葬在慈湖跟蔣介石長相左右的主要原因吧!
  • 水牛
  • 今天適逢228,看到又要予以紀念,這不禁讓在下想起一些往事:

    第一則

    在秦始皇吞併六國之後,他只下令書同文,即文字都改使用小篆,但並沒強迫語言統一.1970年代中期黃俊雄布袋戲被禁,當時的新聞局長是錢復.1980年代初期政府推行全民要說國語(北京話)的運動,當時的新聞局長是宋楚瑜.那時政府推行全民要說國語(北京話)的運動,學生在校園之內被聽到說台語,則會被罰錢或被老師修理.記得當時抓說台語最兇的,有時是台籍學生以及台籍老師.

    在2012年3月某期的壹週刊,有討論知名的美女精神科醫師鄧惠文,順便有提到鄧惠文的老公是精神科醫師巫毓荃.巫毓荃念台中一中之時有個從國小國中到高中的生死至交盧銘詮.盧銘詮念員林國中之時,他的鄰居陳若望當他的班導師兼教數學,以下是根據盧銘詮所講述的一些往事:

    "...政府推行國語運動之時,員林國中的老師就以呂品這個外省獨眼老怪物最會懲罰學生說台語.以前員林國中還有教國文的兩位已婚的女老師劉綿和林竺陵(外號瘋婆子),都聽說跟道貌岸然的呂品有3P姦情!

    林竺陵還兼差教公民與道德,有次有學生質疑那群老國代和老立委在開會都要掛尿袋,為什麼不選出全新的民意代表?林竺陵氣得當眾先打那名學生一巴掌,然後說"他們代表中華民國的法統,不能輕易更換!"

    記得布袋戲大師黃俊雄曾經說過,他在1945年終戰之後,曾經考上虎尾中學,後來在學校看到盡是從軍中退伍者充當老師,他覺得很沒意思,念不到兩個月就休學,繼承布袋戲的家業.黃俊雄在1947年228之前看到校園如此現象,就預言台灣會有大亂!呂品等人也是從軍中退伍,然後被安排到員林實驗中學念書3個月,就可以出來教書.退休之後領優渥的18趴.

    盧銘詮的鄰居老師陳若望台北工專畢業之後,先是到日本琉球的美軍基地從事土木工程的工作,後來回台灣適逢蔣介石實行九年國民義務教育,陳若望遂轉行改當國中教師,他起初還都教數學,物理,化學,以及生物等等.聽盧銘詮說,陳若望雖只有專科學歷,但是他在課堂上跩得好像是哈佛博士.

    盧銘詮還說,陳若望在課堂上經常炫耀他當年在日本工作的時光,並公然向學生顯示出他對日本文化的嚮往(註:那時還是蔣家父子統治台灣的戒嚴時期,陳若望簡直像個漢奸!).陳若望雖然是台灣人,但是在那段政府推行國語運動的期間,他抓學生說台語的嚴格程度不輸給那些外省籍的老師!..."

    台灣人覺得外省人只佔10%,怎麼要強迫其他絕大多數人說外省話?再加上台灣人一聽到北京話,就會想起在228之時外省人無差別屠殺台灣人的共同族群印痕記憶!雖然李登輝在1988年變成第一位台灣人總統,但是在李登輝統治初期,,連時任宜蘭縣長的游錫堃也抱怨,說他兒子念國中在學校說台語,也被老師修理!

    後來李登輝推動一連串本土化運動,但是絕大多數外省人依舊還是不願學台語(例如綜藝界的大姐大張小燕以及軍方老二郝柏村等人),就如同郝柏村的心目之中,台灣人只不過是日本皇民化的走狗後代,所以外省人不屑學台語.


    第二則

    知名的美學大師蔣勳出身眷村,他原本有寫日記的習慣,不過當2000年陳水扁當選,他氣到不寫日記並且身體開始得到一些疾病,等到2008年馬英九當選,蔣勳才恢復寫日記而且感到身體有些好轉.這不禁讓劣者想起一個別人所說的故事:

    在2000年前後,TVBS有個知名記者郭宏章,郭宏章的父親是彰化縣員林市的大地主,郭宏章的叔叔是前立委郭林勇(出身律師,在2000年以後由藍轉綠.),郭宏章以前念彰化縣員林市的僑信國小與員林國中之時,有個一直同班的同學盧銘詮.郭宏章曾經告訴他的友人一個盧銘詮曾經告訴他的故事.盧銘詮說:

    "...在1978年12月,美國總統卡特突然決定跟中華民國斷交,當時全國軍民同胞悲憤不已(註:卡特跟大陸建交之時,還被迫簽訂美國國會所通過的台灣關係法,這是美國的國內法.),我的國小老師邢靜川每天都在罵卡特!刑靜川每天幾乎只教書法,他認為寫毛筆字最重要是筆畫要全黑(即不可筆切),不過有次邢靜川有次在一張白紙上用毛筆寫上"美國總統卡特"(每個字跡都有筆切),把這張紙貼在一隻野狗身上,然後當著全班同學面前,把這隻野狗從二樓丟下去!幸好這隻野狗命大,摔在地上之後,只痛得哀嚎幾聲就逃之夭夭..."(註:字體之筆畫沒有全黑,也就是台語所說的毛筆"筆切".)

    在1980年12月10日美麗島事件之後,邢靜川幾乎在教寫書法之時,都要寫上"台獨有毒"這四個字!他還說過:"台灣竟存在這群忘祖數典的混蛋,真是可惡!不過要是蔣經國把總統之位讓給你們台灣人,謝東閔與林洋港以及李登輝有能力接受嗎......

    記得布袋戲大師黃俊雄曾經說過,他在1945年終戰之後,曾經考上虎尾中學,後來在學校看到盡是從軍中退伍者充當老師,他覺得很沒意思,念不到兩個月就休學,繼承布袋戲的家業.黃俊雄在1947年228之前看到校園如此現象,就預言台灣會有大亂!邢靜川等人也是從軍中退伍,然後被安排到員林實驗中學念書3個月,就可以出來教書.退休之後領優渥的18趴.

    20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邢靜川看到陳水扁確定當選的剎那,因為受不了外省人要繼續被台灣人統治,突然中風倒地,七孔流血不止!邢靜川的子女怕老爸的病情惡化,不送到較近的彰化基督教醫院(親綠的),而改送到較遠的台中榮總(深藍的),邢靜川因此躺在病床上好幾年,形同變成植物人.

    直到2008年第二次政黨輪替,當邢靜川的子女在他耳邊訴說此事,邢靜川才逐漸甦醒,並可回家做復健!沒想到在2010年8月,民進黨聲勢大漲 ,國民黨可能五都全輸(當時桃園還沒升格),邢靜川不知道在11月底的選前會有一顆子彈,他憂慮到二度中風而撒手人寰!

    由此看來,倘使邢靜川在2010年二度中風能僥倖被救活,但是當他看到國民黨在2014或2016的選舉結果,他會再度中風且任何名醫也對此束手無策,他必定要去見蔣家父子!

    行政院長林全的父母都出自深藍的眷村家庭,2016年5月林全在三立接受廖筱君的專訪,林全說他父親覺得國民黨照顧他們全家,所以林父時常提醒家人要勞記國民黨的恩情,切莫做出背叛黨國的反骨行為!自從林全20幾年前被陳水扁給重用之後,林全跟綠營越走越近,林父勸阻兒子卻徒勞無功,於是得重病含恨過世,讓林全有"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的蓼莪之憾!邢靜川跟林全的父親都同樣算是被民進黨 "害死的"!

    邢靜川在2010年9月逝世之時,只享壽近80歲.曾經受到刑靜川詛咒的前美國總統卡特在2015年因為癌細胞蔓延到腦部,但他起碼比邢靜川多活好幾年!2015年12月6日,卡特發表聲明說,醫生在他做完最近一次腦部核磁共振成像掃描後,發現他大腦中的癌細胞已經消失。2016年3月7日美國前總統夫人南西雷根過世,91歲的卡特還可致上哀悼文......."

  • 也許民進黨已形同實施除垢政策,所以吳伯雄的伯父不被列入228罹難者的名單吧?!
  • 前主播薛楷莉的前夫顏冠得擔任東森新聞部副理之時,他在2012年5月要採訪對遊民潑糞的那群台北市強恕中學的學生之時,被刑警林宏銘叫人痛毆.(註:林宏銘是藝人張秀卿的前夫,張秀卿在2014年1月改嫁給一個小她12歲的30歲男人,林宏銘被認為是那群學生的幕後高人.)原本那群學生被校方開除學籍,但其中有學生的家長和吳伯雄交情不錯,校方最後只對那群學生改處分留校查看.

    吳伯雄的父親吳鴻麟曾任第四屆桃園縣縣長,吳鴻麟的雙胞胎哥哥吳鴻麒在1947年「二二八事件」後的清鄉時被殺害。由於吳鴻麒時任臺灣高等法院法官,傳聞他因判案得罪權勢,二二八事件爆發後,吳鴻麒沒有參加任何反政府遊行或聚會,但三月十二日在高等法院遭國民黨柯遠芬派員逮捕,被捕時吳鴻麒正在高等法院開庭,十六日被槍 斃於南港橋邊。吳鴻麒慘死,死狀實在不忍卒睹,臉被槍托砸至面目全非, 生殖器被割下。他老婆楊毛治還能認出屍體,是因內褲是楊毛治親手做的。

    不過吳伯雄在從政期間,宛如跟金庸射鵰英雄傳裡面的楊康一樣認賊作父,吳伯雄不但說現在很多人當時都沒出生,應該要忘記歷史傷痛,而且吳伯雄也都不再跟他這個伯伯的家庭有聯繫,自此完全投靠國民黨! 在2008年選前,號稱虔誠佛教徒的吳伯雄還冷冷地說出"仿佛聽到政黨輪替之後的手銬腳鐐聲音!".

    當桃園航空城帶動桃園房地產高漲,當吳志揚被問到如此問題,時任桃園縣長的吳志揚竟輕蔑地回答:"嫌貴就不要買啊!".鄭文燦出身北桃園(福佬),吳志揚出身南桃園(客家),在桃園市福佬人佔40%,而客家人佔25%,福佬人無法忍受人數比他們少的客家人當五年縣長,竟然兩個副縣長亂搞卻沒看到,加上北桃園選民認為吳志揚當縣長只照顧南桃園,於是鄭文燦在2014年11月29日打敗吳志揚!吳伯雄家族算是228的受難家屬,但他們卻甘願為虎作倀以及魚肉鄉民,實在令台灣人感到不齒!2016年9月桃園敏盛醫院副院長李威傑被查出詐領高額理賠金,敏盛醫院是吳伯雄的家族企業之一.

    也許是以上因素,在2016年1月16日民進黨取得全面執政以後,政府所紀念的228罹難者名單從此沒有吳伯雄的伯父吳鴻麒吧?!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