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府用賴和詩做了一張「自自冉冉,歡喜新春」的賀詞,引發各界筆戰,有人力主原詩應是「自自由由」,並嘲諷挺「自自冉冉」者是「指由為冉」,一如指鹿為馬。這些人窮極酸話之際,都故意忽視林瑞明教授編的《賴和全集》,確實是判定為「冉冉」,以致任何嘲諷等於掃射到林先生身上。

  爭議紛擾,人們很納悶,為什麼不見林教授出來說話呢?請去谷狗一下吧!從賴和紀念館對林瑞明的訪談〈林瑞明館長導覽〉,楊翠寫的〈青春如舊──我與林瑞明的二三事〉【註】,可知,林教授在編輯賴和全集時,身體已經出狀況,曾入院急救,發出病危通知。他後來給楊翠的明信片,也寫到「生死有命」。我就想,現在的他應是病體孱弱,就算知道外頭吵成一團,也沒力氣出來摻一腳。

  今天林教授出席成大歷史系活動,被問及這爭議,據媒體引述:「總統府當初選用什麼也沒通知他,他事前都不知道,總統府迄今還沒有問過他的意見,在總統府問他之前,他不表示意見。」這話有點耐人尋味,似有感慨,也像是「為賢者諱」,不想因一己之論,造成總統的困擾,畢竟府方原本出自美意。

  我對賴和只是粗淺認知,一向尊重林瑞明先生的研究,所以爭議一起,就偏向《賴和全集》的「自自冉冉」。有人罵我是馬屁精,其實我是基於尊敬林教授,有點像「為賢者諱」──相信林教授的判定,並試圖加以解說。簡單講,在林瑞明再次認定是什麼字之前,仍以他的版本為準。未來他如果說是「由」,我也願意拋棄先前之說。

  畢竟對賴和研究,他付出的心血和所得貢獻,至今學界無人出其右。

  從〈林瑞明館長導覽〉可知,在賴和曾被當成共產黨的戒嚴時代後期,他好不容易取得賴和兒子賴燊的信任,從而蒐集到全部手稿。為了判讀,並編撰《賴和全集》,他殫思竭慮,經常在研究室熬夜到天亮。每次有人打電話去家裡,老婆就吃味地說:「他又去跟賴和談戀愛了」。最後終於出版,並出了一套《賴和手稿影像集》,對後人真是貢獻良多。

  林教授在訪談中,也承認因為編輯時太辛苦,把身體搞壞了,以致《賴和全集》有不少疏漏,需要更進一步校訂勘誤

  想想,總統府根據林編的《全集》,該書上明明就是「自自冉冉」,所以不是抄錯書,用錯字。要說「冉冉」有錯,最後等於歸罪於林教授判讀錯誤或校對不精,實在扯不上是總統府的責任。

  好有一比,漢朝得知伏生會背《尚書》,就派晁錯去聽寫,但伏生年已九十,口齒不清。還好女兒平常聽多了會背誦,可惜知其音不知其字,晁錯只好依自己理解,用隸書寫訂,結果讓《今文尚書》變得佶屈聱牙。這時引用這本《尚書》的人,若有奇詞怪字,難道要被罵成不識字,沒文化,指鹿為馬嗎?

  既然林瑞明先生承認《賴和全集》不完美,他有病在身,無力訂正。今天趁著爭議蜂起,人人自比賴和通,乾脆就來重修《賴和全集》吧!

  建議力主「自自由由」的各位專家,組成團隊,接洽賴和基金會,取得林教授同意,許以一年時間,把全集校正勘誤一遍,重印行世(經費可以找小英要,她會樂意用國務機要費贊助的)。明年元旦前,也從賴和詩擬出新年賀詞,提供總統府使用,表彰其偉業,使今日之爭化為台文的美事,豈不大大的功德一件?

  為人應厚道一點,今天沒有林瑞明先生用數十年歲月和健康,我們能看到最完整的《賴和全集》嗎?你們直指別人錯誤,嘲笑「指由為冉」之際,有沒有想到傷及林教授,讓他付出健康代價的成果毀於一旦呢?

  你們批判總統府死不認錯的同時,渾然不知當局的厚道,人家真的不願讓林教授和賴和子孫難堪,所以獨排眾議,照樣印送。想想,明明是賴和子孫認可,林教授主編全集的文字,總統府如果先用後棄,豈不等於重重打了人家一巴掌,彷彿政府認證是爛版本嗎?

  這件事,讓我感慨,賴和全集出版十六年了,就算有錯誤,也沒什麼人去糾正。顯然,台灣學界出嘴巴的多,像林瑞明一樣用心盡力去研究的,實在少得可憐。然後發現一個疑似錯誤,就喜孜孜獻寶,硬要翻案,逼政府去抹殺賴和專家的成就。說實在的,實在令人火大。

  張大春,算了,親中派的他大概沒讀過幾首賴和詩,只會借機修理台派政府,不管三七二一就講一些下流話。我是指台灣文學專家,堅持一定「自自由由」的諸位,就以台文館為首,集合起來,將《賴和全集》校勘一遍,修得更加完美,以贖這段時間出言不遜之過,並向林瑞明先生致上最大的敬意!

  十六年來透過林瑞明教授來認識賴和的我,殷殷期待林教授的成就被發揚光大!

─────────────

註:林瑞明館長導覽http://cls.hs.yzu.edu.tw/laihe/A/a_2c.htm

 

2017.1.4

20170104bb.jpg

20170104aa.jpg

魏揚.林瑞明(引自楊翠臉書〈青春如舊──我與林瑞明的二三事〉

 

 

 

創作者介紹

台人的部落格

台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醉生
  • 尊重人不應該勝於尊重真理。

    「未來他如果說是「由」,我也願意拋棄先前之說。」←原來這就是版主討論事實的標準。我也真是醉了...

    就是你們這些歪曲之人陷瑞明先生於不義,還不明白嗎?

  • 尊重專業,這你不懂?任何理論,版本都有人挑戰,你如不能自創一說,那尊重專業,就是最好的做法。

    台人 於 2017/01/07 17:22 回覆

  • 灣生回家和異域這兩本書都不可指冉為由
  • 遠流出版社所發行的異域跟灣生回家都是作者用假名與假資料所編的故事......

    異域這本書,是柏楊化名為鄧克保所寫的故事,當年因為這本書沒冠上柏楊的大名,所以在柏楊被白色恐怖迫害入獄之時,他全部的作品就只有異域沒被蔣家列為禁書!

    根據柏楊所述,《異域》小說的資料來源,是當時柏楊於1950年代末期在《自立晚報》編輯部工作時,報社駐臺北板橋記者馬俊良每天訪問一兩位從泰北撤退到臺灣的孤軍,將對方口述該地狀況情形紀錄下來之後,他再把採訪資料交給柏楊,後由柏楊撰寫成文。

    由此可知柏楊本人並沒有親身經歷(就像灣生回家的作者是純台灣人),異域這本書的資料也從第三者採訪而來(就像灣生回家的內容是作者聽說的),因此異域和灣生回家都不是紀實報導!

    而後柏楊自1961年開始,以筆名「鄧克保」在《自立晚報》社會版連載刊登宣稱以紀實報導為形式的文章,標題為〈血戰異域十一年〉。文章剛開始時,作者說,鄧克保是一個化名、是一個在逃難時死在身旁的軍人,理由是他接受記者訪問後「還要回到游擊區」去,因此不能用真實姓名。

    然而異域這本書所描書的故事中之時空背景大致真有其事(灣生回家所描述的則是在日本之真實現象);異域書中的軍人將領,除了鄧克保,也都真有其人,例如李彌將軍、李國輝團長等(註:三國演義之中,除了貂蟬很明顯是虛構人物,其他則在正史三國志大致上都有列名.)。異域所描述的內容既有確切的時間、地點與真實人物,又全部以第一人稱敘述,尤其是出現在新聞版面上(灣生回家也有一些台灣媒體背書),言之鑿鑿,讓讀者無所懷疑,因此是被當作真人實事來刊載及閱讀,當時被認為是受訪者個人的親身經歷加上旁邊戰友的真實事情。

    連載文章在報紙刊出後,意外得到讀者極熱烈的回響,報社收到大批寫給鄧克保的信,也促使小說的出版,同一年即由平原出版社發行;然而因故事內容只寫了十一年中的前六年,因此把名字從「血戰異域十一年」改為「異域」,但作者依舊是「鄧克保」。

    在1967年柏楊因大力水手事件,被警備總部控告誣衊國家元首以及企圖叛亂而入獄,其所有作品包括小說與雜文皆在查禁之列;惟獨《異域》一書因作者姓名的「陌生」或根本「查無此人」,有意無意間竟逃過了查禁的耳目,持續熱賣.

    在異域此書發行之後,1977年7月大學聯考國文的作文題目"一本書的啟示",出現在答案卷最多的是異域(註:最近這幾年各級考試的作文題目若是我最懷念的人,出現在答案卷最多的是已死去的阿公阿嗎.).如果灣生回家這本書沒被揭發其作者的真面目,很可能在日後各級考試若作文題目或民進黨及其附隨組織的討論專題是"一本書的啟示",出現在答案卷與發表感言最多的會是灣生回家!

    更迭有出版社四度接手異域這本書的版權而再度出版,每版又再刷印十餘次,每次又有數十萬本銷量。1977年由星光出版社再版,1988年躍昇文化再版,1990年由朱延平改編為電影《異域》。2001年,由遠流出版公司出版,所以遠流會出版灣生回家,但這次卻碰上大釘子!
  • 小說常被當成事實,異域是一例,三毛的傳說也一樣。但作者在現實自掰身分,則不足取。

    台人 於 2017/01/07 17:25 回覆

  • Alex
  • 為什麼又要扯到林先生呢...???..不就是討論自冉...覺得自冉不是自然的張大春為什麼又要被冠上親中派...???...你硬是亂用古文來證明自冉是女人...用古稱來解釋春聯是什麼...那又是什麼派...春聯..你怎麼不用台語的音來寫...???....整件事...就是自冉人在幫人戴帽子...

    『以致《賴和全集》有不少疏漏,需要更進一步校訂勘誤。』...你怎麼知道自冉不會是其中的一個疏漏...??..你整本都信啊...以後改了你怎麼辦...再掰回來嗎..??..疏漏有什麼大不了的...林先生這才是學術的態度...可惜...以後..自冉永遠是自然了...

    林先生的研究是他的成果...研究一輩子自有他的見解..如果自冉是自然....你一開始說冉冉是女人...不是在打林先生的臉嗎...如果不同的見解叫打臉...你就可以打...別人打就叫親中派...那你是什麼派...

    事情的起因是用了不通用的寫法...會有人質疑是正常的...總統府的解釋方式才是鬧成風波的主因...還有一堆隨之附合的人...包括你在內...一開始就是為掰而掰..

    從你的冉冉代表女人開始...就是為冉冉而冉冉...要說自冉就是台語的自然沒有什麼不行的...如果大家都這麼用的...不會有人質疑...問題是...有人曾這麼用過嗎...有..你們硬指賴和是這麼用的...獨一無二的...寫得讓人質疑就是你眼中的不懂的酷...
    就你們把賴和堆上火線...然後又戴親中親台的帽子...然後又現在又要推給林先生...現在又要討論以後要這麼用...好吧...你又會幫人戴上什麼什麼帝制..文化霸權...什麼什麼的大帽子...用『以後可以這麼用吧』..行了吧...

    不自冉的用法...扯到最後...又變帽子大會了....
  • 張大春是親中派,這沒有爭議吧!林瑞明的版本是冉冉,賴詩又提到訂婚,剛好古詩十九首有講新婚的[冉冉孤生竹]一詩,這首很有名,賴和應看過,所以用此詩來解賴和為何寫[冉冉],自是合宜,聊備一說。文本討論,就是論真假和通不通,因有不同理據,就有不同詮釋。至於民主國家的總統用什麼詞,會被誇張說什麼以後都這樣用,不是很荒謬的推演嗎?

    台人 於 2017/01/07 17:31 回覆

  • mark
  • 馬的死馬屁精,前言不對後語,一下女人一下自然,變來變去還什麼就是酷,把大詩人當白癡,他地下有知一定半夜起來賞你巴掌,現在教授都變成你的藉口,反正小英不會有錯,民進黨不會有錯,有錯都是別人的錯,就算別人沒錯也是別人不夠厚道,你媽的話都給你說就好了,台灣社會就是有你這種敗類才會向下沈淪。
  • 我沒有說一定是自自然然,而是說賴和孫子[或有所本],一筆帶過。我想了想,賴和用冉冉,又涉及訂婚,所以冉冉取自古詩十九首也是可能的。台灣是有一堆胡亂指人為錯的人,才會沉淪。拿一個疑似錯字,就罵人不識字沒文化,實違背[溫柔敦厚,詩之教也],就算他雕琢一堆舊詩,也沒高尚到那裡去。

    台人 於 2017/01/07 17:39 回覆

  • 三毛的作品不像灣生回家若不揭發則會影響國家教育
  • 大家都認為三毛的小說只是作為閒暇之時放鬆心情的作品
  • 胡賜益
  • 對就是對,錯就是錯,知過能改,善莫大焉!
    這件事本來就是小事一件,錯了認錯更正就沒事了,何必要強詞奪理、東拉西扯,反而越搞越臭?
    吾愛吾師,無更愛真理,不是嗎?
    賴和明明寫的就是“自自由由”,總統府非要把後人的錯看誤讀栽贓到他頭上,汙衊他寫“自自冉冉”的白字,情何以堪?這是甚麼厚道?
    最扯的是,居然有人把“自自冉冉”歪解成“我我卿卿”、“卿卿我我”,請搞清楚,總統府選的賀詞是祝賀新春,不是新婚。
    總統府引用錯字,問題反而不在“錯字”上,而是處理整個事件所顯現的治國危機。新春賀詞從選搞、謄寫到付梓與發行,經過多少人過目審核,居然沒一個人對自己根本看不懂的詞語提出質疑?這就是21世紀台灣版的《國王的新衣》。
    事後出包了,卻又死不認錯,甚至指鹿為馬,然後一堆逢迎拍馬、阿諛奉承者又忝不知恥的盲目鐵粉出來強詞奪理、護主硬凹。活脫脫的把台灣惡搞成北韓2.0。
    見微知著,一個國家的當政者擇“惡”固執於顢頇硬幹、死不認錯,社會風氣充斥著逢迎拍馬、是非不分,這樣的國家還有希望嗎?
  • 胡賜益
  • 對就是對,錯就是錯,知過能改,善莫大焉!
    這件事本來就是小事一件,錯了認錯更正就沒事了,何必要強詞奪理、東拉西扯,反而越搞越臭?
    吾愛吾師,無更愛真理,不是嗎?
    賴和明明寫的就是“自自由由”,總統府非要把後人的錯看誤讀栽贓到他頭上,汙衊他寫“自自冉冉”的白字,情何以堪?這是甚麼厚道?
    最扯的是,居然有人把“自自冉冉”歪解成“我我卿卿”、“卿卿我我”,請搞清楚,總統府選的賀詞是祝賀新春,不是新婚。
    總統府引用錯字,問題反而不在“錯字”上,而是處理整個事件所顯現的治國危機。新春賀詞從選搞、謄寫到付梓與發行,經過多少人過目審核,居然沒一個人對自己根本看不懂的詞語提出質疑?這就是21世紀台灣版的《國王的新衣》。
    事後出包了,卻又死不認錯,甚至指鹿為馬,然後一堆逢迎拍馬、阿諛奉承者又忝不知恥的盲目鐵粉出來強詞奪理、護主硬凹。活脫脫的把台灣惡搞成北韓2.0。
    見微知著,一個國家的當政者擇“惡”固執於顢頇硬幹、死不認錯,社會風氣充斥著逢迎拍馬、是非不分,這樣的國家還有希望嗎?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