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當黨產處理條例」通過,反藍派都很高興,但徒法不足自行,中國黨也非省油的燈,還需要得力之手來執行,才能達成目標。條例通過後,我就想,再來由誰來實際主導,正可看出小英討黨產是玩真的還是假的。

  如果找個技術官僚來做,大蓋就是玩假的,因為一定顧東忌西,小心翼翼,討不到幾毛錢回來。結果小英和林全一同決定,找顧立雄來主持,我就放心了。這隻大熊法律專精,綠色鮮明,雖未必有神一般的能耐,但對追討不當黨產絕對是玩真的。果不其然,三個月後就宣布中投等公司收歸國有,政院也開始籌組接收小組。

  有人喜歡拿德國的轉型正義來談,認為值得台灣借鏡。不過仔細一看,未必可以照表操課,因為當年是西德統一東德,東德舊制完全取消,由西德派人接收,才有公教法政人士解聘而後重聘的方式。那時德共的下場是解體改組,財產收歸國有,也好像追了十多年。

  台灣狀況不同,不可能檢警法官公務員全解聘,因為沒有其它公職人員可以去接收。假使東德的轉型是「外爍」,台灣則只能走「內造」的路。國民黨雖然慘敗,交出政權,但他們並未被判定是「非法政黨」,仍有三十多國會席次,上百地方議員,又有司法途徑的權利,所以追討不當黨產,恐怕更加艱難。

  兆豐金案因為沒有挖出馬金洗錢的證據,樂陞案因為沒有覊押茜萍二女,引得台派一些人士的不滿,竟有林全放水,小英包庇老馬之胡說八道。假使清查黨產是雷聲大雨水少,搞不好又有人說三道四,疑心生暗鬼,講什麼英全臥底,對國民黨輕輕放下,討好深藍,向中共拋媚眼,藐視主流民意...種種荒唐論調,又會不脛而走。

  還好英全合議,重用顧立雄,他一出馬,台派都不會有人說話。就算最後追回的黨產不盡理想,也不會有人說他縱放馬狗,包庇爛營。這隻熊雖有外省血統,但長期擔任阿扁律師,民進黨戰將,被國民黨視為大奸巨惡,未來應該不致蒙受什麼「新黨背景」的這種污衊吧!

  改革不一定成功,追不當黨產也不可能急急如律令,一下子就百千億入庫,最重要的是,要有決心。從小英和林全挑中顧立雄,我就死心塌地的相信,她不是玩假的,是真的要把台灣改革得更好。

  當然智慧也很重要,才能在攻防之間,破敵於無形。但沒有決心,又談得上智慧問題嗎?

  幾年前,學生問我為什麼馬政府做那麼爛?我的回答是:「無心」,就是無心改革,只想混吃等死,數日子退伍,否則以中國黨在當時的絕對優勢,怎可能一事無成呢?年金改不了,經濟擺著爛,司法要死不活,國會只在小枝節打轉,原因都是中國馬黨只知享受,而無心改革。一句話:「非不能也,乃不為也。」

  很高興,蔡總統真的想改革,就算她用了一些有點藍又不會太藍的人,或採取國是會議這種有點慢又不會太慢的方式,或最後傾向溫和變革這類階段性的小手術。甚至,就算最後成果,未必皆大歡喜,我也將相信「乃不能也,非不為也」。

  是的,只要是人類創造的文明,就沒有最好最完美的「理想類型」,最多存在能增進大多數幸福生活的善良設計。我不會拿心中的理想類型來苛責台派政府,尤其當那個標準可能只是一人的情願,或來自非理性的民緒主義。面對一個願意改革,有心讓台灣更好的執政者,我甘心當一個鼓手,也當一個揮刀衝向「反改革勢力」的戰士!

  我始終相信,只要綠軍執政八年、十六年,總有一天,獨派的理想會一一實現。

2016.12.1

20161201aa.jpg

 

創作者介紹

台人的部落格

台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