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英政府一上任,就開出令人激賞的紅盤,先是廢除黑箱課綱,然後對太陽花運動撤告,再來就是下令不准處罰學生的髮式和服裝,真的值得一讚再讚。倒是不少藍粉發言反對,理由千奇百怪,荒唐可笑,彷彿醬缸腦袋一夕崩潰。

  黑箱課綱本來就不專業又不合法,這種疑點重重的東西要拿來主導中學課程,更違反教育精神,廢掉是剛剛好而已。立院進一步通過要成立公開透明的課審會,加入學生參與,結果又有藍丁反對,他們說學生憑什麼審課綱?

  這種思維就是「小孩子不懂不要說話」的醬缸腦袋,忘了自己小時候也喜歡問「為什麼」,竟不知學生至少可以針對專家訂出的課綱提出疑問:「為什麼要教我們這個?為什麼那個不教?」最起碼,作為教育消費者的學生,可以像一般消費者,對產品的成份有所監督吧!更何況學生只是「參與」,又不是「主導」,反對者是什麼玻璃心那麼怕被問倒嗎?

  太陽花學運本來就是政治事件,一群非特定黨派的學生公民,為了反對政府的黑箱政策,佔領立法院,闖入行政院。既無燒殺擄掠,又無劫奪一空,政府可以懷恨提告,也可以善意地微罪不舉,尊重公民運動而不告。林全內閣決定撤告,表現新政府的民主風度,實為明智之舉

  可惜藍粉因為仇恨,以致腦袋裝死,說什麼「以後大家可以隨意侵佔行政院了」,「告訴乃論怎可以不告?」「縱容犯罪,台灣就亂了」,可知這群藍丁丁,完全不懂司法,也不懂差異性,更神經到以為天會塌下來。

  中國黨立委陳學聖,竟打算要告林內閣瀆職,說什麼:「佔據行政院則是不可原諒的事情,因為這是一種『準革命行為』」。看來小英才依慣例去忠烈祠致敬,陳學聖就想把孫文取消國父,把先烈趕出忠烈祠嗎?如果他認為「準革命行為」不可原諒,那孫文和革命先烈不就該打成叛逆巨惡了嗎?

  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根本原因是中國黨六十年來的醬缸教育,讓不少人的腦袋缺乏邏輯,情緒操控理智,混淆層次,濫用推論,習慣於缸中思考,活像井底之蛙,把可有可無的東西當成金科玉律,把非充分必要的當成充要條件。髮式和制服,就這樣成為某些學校的尚方寶劍,彷佛解禁了就教育不下去了。

  看蘋果關於解除髮禁和制服的報導下,一堆神經式的留言,什麼「以後怎麼教小孩?」「學生愛比較,產生歧視怎麼辦?」「外人容易混入校園,安全會出問題。」「將來會不會學生穿三點式,或裸體上學?」種種井底之蛙,或天龍發堂的思維,簡直讓我閉上眼睛,不敢相信:「這些人是活在文明台灣嗎?不不不,他們一定是426假扮的。」

  本人在私校二十多年,從五專教到四技,學生除了體育課要穿運動服,系活動穿系服外,一週五天,至少有三天都愛穿就怎麼穿。是的,我看過低胸、露股溝、迷你裙、超熱褲的女生,也看過髮式怪異離奇,染成五顏六色的男生,那又怎樣?大多數學生依然隨性打扮,完全不影響正常教學,校園也井然有序,他們畢業後照樣出人頭地。

  講到學生頭髮,想到國小有一女同學,因隔代遺傳外國血統,天生金髮,美不勝收,結果被強迫要染成黑色。黨國教育禁止染髮,卻強要學生去染髮,這不是荒謬絕倫嗎?多少荒唐沒必要的校園規定,只是師長假設性的觀點,卻無謂地變成年輕心靈一大負擔,實非教育本意。

  像我就從不會去對學生的打扮品頭論足,最多是稱讚,因為任何負面評價都會傷及他們的自尊。真看不下去就用建議代替批評,以前有一個專二女生,穿低胸洋裝也罷,還坐在講桌前第一位子,我這男老師,低頭看課本,眼睛馬上就尷尬了。這時怎麼辦?要嘛裝做沒看見,要嘛要求她換位子,後來受不了,只好跟她說:「妳今天穿的很漂亮,不過上學這樣穿不大合適。」她還是不改,不過從此坐到後面,我就無話可說,青菜她了。

  民主要懂得尊重別人,理性思考,這也是教育重大責任。過去的黨國式教育,搞出一大堆「理盲」、「神經」的國民,可見教育界也需要轉型正義

2016.5.24

20160524aa.jpg

圖片來源: 台南女中合作社

 

 

 

創作者介紹

台人的部落格

台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