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3日,柯P從台北出發,騎腳踏車南下北港,長征二百五十公里,歷經十五小時,跨越九縣市,輔選十一位在野黨派的立委參選人。57歲的他,為什麼這麼拚命,踏上這麼瘋狂的旅程呢?他說想表達冒險犯難精神,做到大家認為不太可能做到的事情,希望可以重塑國民的自信心、開始恢復台灣海洋國家性格。【註1

  他有著重大的理想,然後就被理想綁架,用半百的身體,超人的毅力,忍受屁股酸痛,該邊磨傷,真的完成了目標,令人肅然起敬:夭受厲害的。

  你可能曾經為了考上大學,隱忍著背誦三民主義課本的教條;為了賺取第一桶金,對奧客忍氣吞聲;為了完美的臉型,熬過削骨拉皮的痛苦。為了理想,你必須接受多少討厭的東西,包容多少仇恨的過往。

  如果你有一個「終結國民黨」的理想,你就必須被這個理想所綁架,毅然決然地,把票投給可能打敗國民黨的人選;即使他曾經是藍營打手,曾經讓你討厭,甚至那麼少不經事。

  支持度就是兵力,選票就是武器,為了打敗萬惡的國民黨,就必須將兵力和武器,集中給「反國民黨」的最強戰將(民調最高者),才可能完成理想,達成目標。你會說這是選票被綁架了,但其實是被你的理想所綁架,戰術上不得不然。除非你沒有這個理想,當然就不必被綁架。

  首都改革陣線的名單是:姚文智、吳思瑤、林昶佐、范雲、楊實秋、李慶元、黃珊珊、潘建志。

  楊實秋曾經是忠貞的國民黨員、李慶元曾經擔任藍營的打手,是的,但想想陳明文曾經是國民黨地方派系的要角,張花冠她先生曾經是老K的金主,姚立明當過新黨的傳聲筒,周玉蔻也演過反扁急先鋒。韓信、彭越、英布在投靠劉邦之前,都曾經是項羽的人馬,最後他們讓楚霸王在烏江自刎

  黃珊珊是老宋手下,是的,然而管仲曾是齊桓公的敵人,後來幫助他成為春秋霸主。官渡之戰打得多慘烈,後來袁紹的遺臣幫助曹阿瞞成為北方之霸。高雄自謝長廷到花媽,重用了多少原本國民黨的官吏,才成就百萬之眾的南霸天。今天給小黨之將一點助力,明天就可能變成台派的幫手

  潘建志總算是綠軍自己人吧!就算你不喜歡他的大嘴巴,但別忘了,當民進黨慘淡苦楚的時代,他經營部落格十幾年,串連網上的綠色聲音,不致被藍營壓制淹沒。當你對潘醫師感到酸溜溜時,想想段宜康曾經被列為十一寇,如今把房如玄打到萬丈深淵;蕭美琴曾被罵是中國琴,如今可能攻下花蓮的地盤。

  再舉劉邦的故事為例吧!他統一天下後,先賞賜近臣,引來外臣的疑懼,隱然有內亂的危機。怎麼辦呢?張良問他:「那一個部將,大家都知道陛下最討厭他?」劉邦說:「雍齒!經常羞辱我,很想殺他,但因為功勞多,不忍動手。」張良就建議先封雍齒為侯,以安群臣之心。劉邦那麼討厭雍齒,恨不得殺之,卻仍留在陣中,進而立功不少。因討厭而不支持自己人,則可能讓成功少了一股力量。

  今年諾貝爾文學獎的白俄作家亞歷塞維奇(Svetlana Alexievich),感嘆她的國家,就像生活在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所說的黑暗時代。人們因為人格和心靈長年被威權統治扭曲,只剩下見風轉舵的投機心態,既無法判斷是非,也不願承擔責任。她說:「自由需要自由人,而我們現在還沒有自由人。」【註2

  這跟我五十多年來看到的台灣多像啊!我們號稱自由民主的國家,但充斥著「非自由人」,腦中殘存著國民黨洗腦下的價值扭曲和怪異邏輯。總統直選十多年後,人們看到國民黨千億黨產卻習以為常,看到退將月領數十萬,住百坪豪宅而覺得理所當然,看到官商勾結竟相信是在拚經濟,照樣讓萬惡的藍黨完全執政,整碗捧去。

  從去年1129的戰果,到今年國民黨的陷入困境,我終於看到了突破黑暗時代的曙光。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明年116有可能讓藍黨一蹶不振了,我「終結老K」的理想就要實現了。對民進黨和柯P的「首都改革陣線」,當然樂觀其成。

  如果你跟我有一樣的理想,矢志終結老K,就被你的理想綁架吧!

  只當國民黨交出黨產,變成泡沬或小黨,你才能當個自由人


2015.12.15

20151208a.jpg 

創作者介紹

台人的部落格

台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台人
  • 將首都進步大聯盟改成[首都改革陣線]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