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馬習密會,其實是馬統臨死前的得償所願,讓我想到莫拉克風災的一幕,把馬英九變成災民,那就成了──馬:「我這麼支持你,為什麼見你一面這麼困難?」習:「你這不是見到了嗎?」

  馬英九當總統以來,念茲在茲的,就是與中國領導人見面,然後循曼德拉模式拿諾貝爾和平獎。七年過去了,眼看總統之位只剩二個月可活,明年116之後,他就進入彌留階段。可能習某見他可憐,又想利用其殘餘價值,所以同意見面。馬統得償所願,一解相思之苦,根本不在乎姿勢,也胡扯瞎掰得不亦樂乎。

  由於馬的總統壽命僅剩無幾,他臨死弄出什麼幾幾歪歪,下任總統可以不必當一回事。春秋時,魏武子有個未生育的愛妾,他剛生病時囑咐兒子魏顆說:「我死後,把她嫁出去吧。」不久,魏武子病重,又對魏顆說:「我死後,讓她為我殉葬。」魏武子葛屁後,魏顆決定把她嫁給了別人,他說:「人病重時,神智是昏亂不清的,所以我依據父親神智清醒時的吩咐,把她嫁了。」

  父傳子的封建時代,先主神智昏亂的遺命尚不必遵守,何況是民主時代呢?馬統臨死前為一己之私的賤價賣身,只要政黨輪替,小英大勝,馬習之間的山盟海誓也是一張衛生紙而已。

  更且馬去見習,互稱「先生」,非以總統身分,因此談出什麼阿撒不魯的共識,建立什麼烏魯木齊的默契,未來的新政府都可以當成只是馬的「私人見解」,不足以代表台灣立場。就像馬雖為總統,但他與金的私下交易,國家根本不必買單。

  馬習密會對台灣在國際觀感上有不良影響,台派政府得花費一堆精力去擦屁股,但也沒到無法挽救的地步。除非,真的天棄台灣,讓國民黨逆轉勝,而馬成為太上皇,那才是代誌大條了。

  反制馬習會,我們可以示威抗議,讓他的諾貝爾美夢落空;也可以視若無睹,把馬統當成快死的廢物,正做的是即將送進焚化爐的臨終遺願。看小英謹慎以對,冷靜看待,她心想的應該是:看你這死老馬怎麼玩,將來還是我說的算。

  馬習會一出,引人突兀錯愕,但仔細一想,依照目前選情,真的像老馬臨終一解相思之情,置元配中華民國不顧,私會小三中共,雖難看至極,卻也不必氣身擼命。且看泛藍也沒有因此喜出望外、聲勢大振,箇中味道,可想而知。

  最後,為習近平感到可惜,好好的統戰伎倆,卻找馬英九來搭檔,就像奧斯卡劇本,找了彆腳又討人厭的演員來當配角,票房絕對很慘,真的有夠蠢的。

2015.11.5

20151105a.jpg 

創作者介紹

台人的部落格

台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