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某人一篡柱成功,統派馬上就開始造神,報導風水師說他的祖厝庇蔭,可再旺20年。有網友就指出不倫不類,報導中的祖厝「梅鶴山莊」,是朱的外婆家,即使他在那裡出生,也不能算是朱家祖厝,難道朱爸爸入贅了嗎?難道在醫院出生者,醫院也等於祖厝?一句話,「梅鶴山莊」風水再好,又與外孫外甥何干?

  民間愛講命理風水報應,未必皆不可信,但也不宜亂信。說起怪力亂神,我倒是每到看到「諸粒倫」,就想到春秋時代一則怪奇神異的「豬立人」故事。

  這事明確記載於史書《左傳》,說齊國有個國王叫齊襄公,生性好色,連自己的妹妹文姜都上。妹妹遠嫁給魯國桓公,為了一解相思之情,就邀桓公來訪。沒想到,兄妹纏綿難捨,基於長遠考量,就叫公子彭生與桓公同車,痛下殺手。魯國死了國王,向齊國抗議,要求用彭生之命來交待。襄公二話不說,就把彭生給殺了。

  八年後,襄公去打獵,遇到一隻奇特的大野豬,旁人一看,嚇死了,都說看到的是公子彭生。襄公大怒,拿箭就射,沒想到大豬像人一樣站立起來啼叫,原文是:「豕人立而啼」。襄公驚嚇萬分,又沒坐好坐滿,便從車上摔下來,傷了腳,也丟了鞋子。回宮後,不久,叛臣造反,襄公因為腳傷,逃不了,便被殺死了。

  豕、彘、豬是同實異名,「豕人立」就是「豬人立」,亦即「豬立如人」。當年讀《左傳》至此,大感不可思議,史書怎會記載如此神怪之事呢?印象太深刻,以致每次聽到「諸粒輪」,就想起公子彭生,然後「豬人立」就自動變成「豬立人」了。

  應該是只因語音相近而來的聯想吧!將近三千年前的事,怎麼會扯上朱某某呢?雖然齊襄公和他很像,為了想要的東西,不惜派人把擁有者給幹掉,但人立的那頭豬,又不是襄公自己變成的。整個故事,年代久遠,很難和今事若合符契。是的,如果奉命殺桓公的彭生象徵朱主席,那齊襄公不是該指馬英九嗎?可是老馬只想著「割王」,又沒有「必殺柱」之理。所以怎麼掰也掰不出古之「豬立人」與今之「諸粒輪」有何象徵結構。

  可是難道只因為諧音嗎?或許一種中國文化裡的骯髒齷齪,讓我把「豬立人」和「諸粒輪」不禁就聯想起來。整個齊襄公的故事,就是骯髒齷齪,最後遭到報應。而朱某的背信忘義,厚顏無恥,也髒到令人感到噁心,彷彿就像齊襄公和彭生的再世。

  而這種齷齪文化,流淌在國民黨人的血液中,只要朱一開口,就知道他要說謊;只要藍人為朱的「不誠無信」辯護,就讓人感到滾滾髒水正在污染世界。

  「豬立人」也許只是一則怪力亂神的歷史,卻也帶來了「借古鑒今」的感慨。

2015.10.24

20151023a.jpg   

 

 

 

創作者介紹

台人的部落格

台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